收藏本站   | English

天然气发电迎利好 双困境难题未破

来源: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3年10月26日 王力凝 日期:2013-10-28 浏览量: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调整发电企业上网电价通知,对27省市的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下调,而对上海、江苏、广东等8省市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进行上调。

  《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了解到,目前国内天然气发电企业的平均上网电价为0.78元/千瓦时,在本次调价之后,平均上网电价将在0.82元/千瓦时。

  “一降一涨之间,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健全环保体系,促进发电企业减排,鼓励使用新能源。”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告诉记者。

  随着雾霾治理和“煤改气”的推进,天然气发电将迎来新一轮投资潮。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气源供应不足以及气价成本高昂双因素制约,目前中国运营的燃气电厂绝大多数仍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天然气发电只能是“赔本赚吆喝”,产业化之路仍蹒跚难行。

  燃气电厂投资提速

  在“铁腕”环保整治政策引导下,我们预计中国燃气电厂投资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自10月20日中国东北地区开始供暖以来,笼罩在整个东三省的严重雾霾天气,让各界将眼光再一次聚集到中国燃煤污染上。

  随后,GE(通用电气公司)发布白皮书《中国的天然气时代:能源发展的创新与变革》,更是将天然气作为保卫空气的重要“使者”。根据GE的研究显示,目前天然气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仅占4%,如果到2025年能增长到8%,由此可在13年里节约5万亿元的环境成本。这意味着平均每年可节约3800亿元,约占年度GDP的0.5%,规模相当于当前青海省经济总量的2倍。

  与此对应,在9月环保部下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中,提出到2017年底,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和山东省压减煤炭消费总量8300万吨。其中,北京市净削减原煤1300万吨,天津市净削减1000万吨,河北省净削减4000万吨,山东省净削减2000万吨。

  以北京市为例,要求其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下降到10%以下,电力、天然气等优质能源占比提高到90%以上。而新增的天然气要优先用于居民用气、分布式能源高效利用项目,以及替代锅炉、工业窑炉及自备电站的燃煤。

  “在‘铁腕’环保整治政策引导下,我们预计中国燃气电厂投资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大宗商品交易平台金银岛天然气行业分析师马季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约有50家燃气电厂,主要分布在广东、江苏、福建等LNG接收站的地区,以及靠近气源沿线地区,预计北京、河北、天津乃至更多省份都将建立更多的燃气电厂。

  此外,关于天然气发电的另一个利好消息也同时发布。10月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与环保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在下调燃煤企业的上网电价同时,提出“适当疏导部分地区燃气发电价格矛盾”,要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海南、河南、湖北、宁夏等省(区、市)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进行上调。

  投产企业苦衷难诉

  天然气公司的气源经常受到限制,并不能保证机组满负荷运行。此外,由于天然气发电成本高昂,上网电价并不能匹配成本。

  “我们现在还没有接到任何(天然气上网电价上调)通知,具体上调多少也不清楚。”10月23日,江苏国信淮安燃气发电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的一期工程2×180兆瓦级燃机热电联产工程是苏北首个燃气发电项目,在2012年3月投产并网并进入商业化运营。

  据了解,江苏国信淮安燃气发电公司的气源来自于中石油“西气东送”,年用气为5亿立方米。但据该负责人介绍,2012年投产运营以来,公司的气源经常受到限制,并不能保证机组满负荷运行。不仅如此,江苏的天然气上网电价为0.581元/千瓦时,但是由于天然气发电成本高昂,上网电价并不能匹配成本。

  该负责人透露,自从公司投产以来就处于亏损状态,至今还看不到盈利的曙光。

  “我们的经营压力也非常大,现在企业就处于亏损边缘的微盈利状态。”同样的困惑也存在于广东一家大型天然气发电企业,该电厂生产经营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的一期项目在6年前就投入商业运行,但是盈利情况却每况愈下。

  据该负责人介绍,公司使用的气源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的LNG,早在2002年公司就和澳大利亚签署了一份长达25年的购气合同,气价相对较为便宜,每立方米的价格还不足2元。但是2012年以来,国际天然气价格上涨,澳大利亚供气方就以停电、检修、停产等各种理由对公司的采购气进行单方面减少。

  “目前的LNG市场价格已经远远超出我们当时签订的合同价格,所以澳大利亚方不惜违约对我们进行供气限制。”上述负责人称,2013年以来公司只拿到了合同上1/2的气源,由于拿不到额外的气源,公司的燃气机组在2013年上半年的运行小时只有计划的一半。

  不仅如此,广东该电厂负责人表示,和北京等地的一些能够拿到财政补贴的燃气电厂不同,公司除了进口天然气退税优惠外,并没有任何补贴。而且,此前公司通过CDM(清洁发展机制)原本每年通过卖碳指标就能获得两三千万元的收益,但从2010年以来国际碳交易停滞后,公司这一块的收益彻底为零。

  该负责人表示,从最为切实的对策上看,现在最为希望上网电价得到一个合理调整。不过他也担忧,虽然目前没有拿到广东省的调价方案,但预计上调幅度并不会太大。

  据记者了解,目前上海燃气企业已经得到口头通知,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由之前的0.454元/千瓦时(含税),至0.504元/千瓦时(含税),上调幅度只有5分钱。

  产业化之路在何方?

  缓慢推进的天然气价格改革,会让众多的天然气发电企业承受更高的成本压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国家发改委在电价调整文件中已经明确,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的具体调价标准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从紧制定,并上报发改委。

  而实际上,“从紧”二字实际上已经表明,上调幅度不会很大,也不会全额弥补燃气发电企业的成本。

  而记者从国家发改委独家了解到,此前发改委价格司已经对国内的天然气发电企业做了调查,并得出了相关数据:目前国内天然气发电企业的平均上网电价为0.78元/千瓦时,在本次调价之后,平均上网电价将在0.82元/千瓦时。

  马季告诉记者,推动燃气电厂发展的仍是承压减排任务的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由于各地工业用气价格不同,目前中国的燃气发电成本约为每千瓦时0.6元~1元不等,燃气发电成本是火力发电的2~3倍。

  10月21日,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公开表示,中国的进口天然气价格已超过国内价格水平,倒挂现象十分严重。“目前天然气价改陷入两难,因为如果按照市场规律来讲,显然应该提高天然气价格。但另一方面,政府又要考虑到通货膨胀、考虑到老百姓的接受程度,又不敢让天然气的价格提得很高。”

  马季担心,缓慢推进的天然气价格改革,会让众多的天然气发电企业承受更高的成本压力。

  有预测显示,到2015年中国天然气发电装机容量将从2012年底的4500万千瓦增加到7000万千瓦,到2020年有望达到1亿2500万千瓦。

  林伯强则强调,2012年中国天然气缺口已经超过100亿立方米,如果不考虑企业的经营效益而强行推行“煤改气”,将会加剧天然气供应紧张局面,或造成更为严重的“气荒”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