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我国页岩气产业发展透视与思考(上)

来源:中国石油报 日期:2018-05-18 浏览量:

5月15日清晨,天微亮,四川省威远县街头,狭窄的街道被外地车辆挤得水泄不通。然而,5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冷清。短短几年时间,来自天南地北的1万多名石油人为了页岩气汇集于此,开创中国版的“页岩气革命”。

增速快潜力大 产业步入关键时期

近年来,我国天然气消费节节攀升,年均增速从6%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15.3%。与此同时,中国页岩气产业发展步入关键时期。

业内专家认为,至本世纪中叶,以天然气为主导的清洁能源将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测,到2050年,天然气在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占比将超过煤炭,达到26.8%,非常规气、LNG、储气库等均将步入发展快车道。

我国天然气上产,页岩气被寄予厚望。数据显示,我国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约21.8万亿立方米,尤其是川南页岩气,开发前景十分可观。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才能表示,页岩气发展潜力巨大,我国未来天然气增量一半以上主要来自页岩气。天然气已进入常规与非常规并重发展阶段。

近年来,国家对页岩气的重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国家能源局印发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2020年我国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300亿立方米,如果按照2020年天然气消费预计达3200亿立方米计算,页岩气消费占比将达到9.3%。

从当前发展规模来看,页岩气开发春意渐浓。2014年至今,我国建立威远、长宁、昭通、涪陵等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2018年4月,我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中国石化涪陵页岩气田100亿立方米年产能如期建成。

中国石油页岩气年产量已从2014年的1亿立方米上升至去年的30亿立方米,冬季保供日均产量达1000万立方米。

目前,中国已在重庆、长庆、遵义等地区发现新的页岩气可采储量。中国石油明确提出,将于2020年建成120亿立方米年产能。

自然条件有限开发难度增大 发展尚需跨过更高门槛

美国页岩气革命取得的巨大成就,拓展了天然气的想象空间。产量的快速增长,使美国页岩气价格降低,甚至为美国经济复苏立下汗马功劳。

页岩气在中国也一度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一段时间内,相关会议密集召开,交流考察团赴美实地调研……

走向春天的过程中,页岩气也曾遭遇寒流。2014年,低油价袭来,让勘探开发成绩斐然的页岩气项目整体“降温”。2012年和2013年,国土资源部相继推出全国页岩气一、二轮区块勘探权招标,然而第三轮招标直到2016年仍不见落地。第二轮招标的19个页岩气区块中标者投入也远未达其承诺。

寒流也让这股热情趋于冷静,越来越多的人更加理性看待页岩气开发存在的客观问题。高昂的打井成本能否压缩?产生的环保问题能否妥善解决?技术能否跟上开发速度?在迈向春天的过程中,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页岩气还有更高的门槛需要跨越。

中国投资协会能源研究中心副理事长曾兴球在起步阶段就呼吁:“照搬照抄,技术上采取简单的‘拿来主义’是不行的,要走符合中国发展模式的技术和管理道路,在借鉴美国经验的同时,积极自主创新,才能使我国页岩气开发又好又快地发展起来。”

中国注定要与美国经历不一样的春天。“美国页岩气甜点区面积很大,总体埋藏浅,热演化适中,有效储藏厚度大,一趟钻等技术先进,页岩气多分布于平原地表好的地区,可以进行大规模工业化开采,也无需办理复杂的地质手续……这些有利条件与中国的页岩气开发有本质上的不同。中国页岩气有特殊性。”邹才能解释道。此外,我国压裂砂的材质和压裂用水的来源,都与美国有根本区别。

当然,中国也有自己的优势。我国页岩气可采资源量与美国相当。BP最新发布的《2018世界能源展望》称,到2040年,中国将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页岩气生产国,日产量将达到220亿立方英尺(约为6.23亿立方米),发展潜力巨大。在复杂的地质条件中寻找甜点区,中国需要再次拿出“磨刀石上闹革命”的决心和勇气,不断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开发道路,多区多点开花,逐个击破。

技术突破政策护航 快速发展呼唤理性思维

寒流过后是勃勃生机。不同的是,理性的声音越来越多,开发过程更加遵循客观规律。

技术的突破给大家吃了“定心丸”。“记得刚开始打页岩气井时,很多技术不掌握,装备造不出来,我们被外国公司卡着脖子要钱。”中国石化江汉石油工程测录井公司经理廖勇说。短短几年间,在外国公司关键装备只租不卖、技术服务完全保密的情况下,中国页岩气开发走上自主创新之路。

中国石化相继实现页岩气钻井、压裂、测录井技术国产化,尤其是“定录导一体”联合工作模式,实现优质储层钻遇率98%。中国石油页岩气开发形成复杂山地水平井组工厂化作业等六大主体技术。其中,页岩气开发应用的桥塞、水平井压裂等技术全部实现国产化,使我国成为继美国、加拿大之后第三个掌握页岩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的国家。

在探索的过程中,高效的管理模式加重了胜算筹码。西南油气田创新运用4种有效的合作模式:第一,与地方政府合作,在当地注册开办四川公司、长宁公司和重庆公司,调动地方积极性;第二,油田公司自营模式,做好技术的标准化和先导试验;第三,与内部工程服务公司风险合作,调动工程技术积极性;第四,与国外公司合作,借鉴国外4000米以深的技术经验,为大规模开发做技术储备。由此一来,页岩气示范区通过互利共赢的方式,调动各方资源,为增量上产再上“保险”。

满足环保要求,是迈向春天的关键一步。数十年来,水力压裂法助推了北美页岩油气行业的繁荣,但同时也饱受争议。面对质疑,西南油气田公司总经理马新华认为:“中国在页岩气开发的过程中,一定会吸取美国的教训,将环保问题遏制在源头。现在,泥浆不落地、油基岩屑泥浆无害化,压裂液返排也经过有效处理。在技术能够跟上的情况下,环保不再是个问题。”

有利的国家政策对于页岩气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2015年4月,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规定,“十三五”期间,中央财政对页岩气开采企业给予补贴。今年4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通知:“为促进页岩气开发利用,有效增加天然气供给,自2018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对页岩气资源税(按6%的规定税率)减征30%。”

虽然发展迅速,但我们务必清醒地认识到,我国页岩气仍处于成长和探索阶段,工厂化作业、多方合作等管理模式亟待进一步完善,旋转导向等核心技术还掌握在西方国家手中。要解决这些方面的难题,需要企业、地方和政府紧密结合,更需要中国油气体制的进一步突破。在不断探索过程中,中国页岩气的发展路径也有待进一步清晰。

沿着威远县城前行,所到之处均可见页岩气钻井平台。我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中国页岩气的春天正朝气蓬勃。(记者 黄祺茗 谷学涛)

上一篇:天然气:供应缺口急需弥补 煤制气稳步发展下一篇:中国向巴西交付航母级海上油气加工厂